<big id="rd5dn"></big>
<sub id="rd5dn"></sub>

<listing id="rd5dn"><listing id="rd5dn"><dfn id="rd5dn"></dfn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<big id="rd5dn"></big>
    <p id="rd5dn"><pre id="rd5dn"><strike id="rd5dn"></strike></pre></p>
    <video id="rd5dn"></video>

      誠信、敬業、求實、創新

        融匯資源、興業報國、成就人生

        山東翔龍集團

        網站首頁 > 企業文化 > 翔龍文苑

        大青山尋幽

        2015-06-10 15:20:42 山東翔龍集團 閱讀

        大青山尋幽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姚慶江

        這個季節是適宜遠行的,約三五文朋詩友一起,去深山幽谷最好??梢苑棚w心情,讓思緒飛揚,深吸大山里的新鮮空氣,最好在大樹底下,坐在石板凳上,或席地而坐,或酌或飲,進而詩意大發,放開喉嚨,讓詩歌的聲音回蕩在碧空白云下。這個五一,我們就是應“大青山文學社”邀請,有了這樣一次心靈之旅。

        時間將近十點,透過車窗,只見遠處的大青山被一層霧紗籠罩,像個欲語還休的少女迎接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。漸漸的太陽爬升,霧紗揭開來,大青山露出一抹點染過胭脂的笑靨。

        眼前的大青山,沒有印象中泰山的聲名顯赫,也沒有蒙山的峻峭、奇險。不張揚,不顯擺,給人一種清幽模樣。如果不是有那么一段凄楚的經歷,或許少有人可以記起你。

        我們的車子停在山腳下。山腳下就是大青山突圍舊址的火紅峪村,當年的大槐樹還在,石碾還在,石桌石凳還在……青石板上,手持拐杖的老人,正照看著她的孫子。一只小狗蹲坐在孩子旁邊舔舐孩子的小手,孩子只顧玩弄剛做好的柳笛,是我們的到來打擾了這兒的寧靜,他怔怔的看著我們這些外來客。在聽煩了聒噪得機器轟鳴聲,嗆夠了作嘔的霧霾后,在這里盡情的讓陽光、春風的眷顧,深深吸一口清新空氣,眼睛微閉,小憩一會兒打發走車途的勞累那才叫幸福哦。

        我們沿山路前行,路邊的杏兒吐露著青色的笑臉;掛滿枝頭的櫻桃?葑判∽彀停??擠夯疲揮土亮戀陌謇躋蹲鈾娣縹瓚?磣?;喜鹊呢?鹽汛鈐詘謇跏韉鬧ρ炯洌?催叢??鬧還順慚ɡ锏卻?澄锏某?瘢輝洞τ辛街患ο型バ挪劍?緣悶淅鄭?諮罷宜?塹拿朗場??/span>

        這漫山遍野到處都是綠色的美景,我有一點應接不暇。

        最巧的是,一只母雞把家安在石堆里,扯開喉嚨,嗝嗒嗒...嗒唱起來,把大家逗樂了。這里的老鄉就地取材,依山而建起石屋,矮矮的石墻剛好和我的肩膀齊高,主人家的櫻桃樹枝鋪展著,早已耐不住寂寞,旁逸斜出把青枝綠葉伸出墻外。陽光和暖,斑駁陸離的樹影靜謐地灑落在幽深的巷道里。門外,整整齊齊地碼放著剛劈好的木柴。我驚詫于這里的和諧與自然,淳樸的民風和他們熱愛大山的定力!

        我們隊伍的上空,有一只黑色的小精靈盤旋著,嬉鬧著,有點調皮和可愛。每當我對準鏡頭捕捉她時,她就羞澀的飛走了……

        累了!這到處都是風景!我恨眼睛咋不能長上翅膀一起飛遍大山的每一處。我憧憬著構思一副寫意山色美景,彌補我心中的缺憾!登山了,美景在后頭呢,有人吆喝我不要掉隊!

        曲徑通幽。我們沿曲折的山路前行,雖緊跟慢跑還是落在隊伍的后頭。踏過一段碎石路,再往后穿行碎石沒有了,出現了細細的沙路。我索性將鞋子拎在手里,挽起褲腳儼然一副趕海的樣子,讓細軟的流沙從趾縫間溢出,我加快了步子,像踩在雪里一樣,發出噗噗的響聲。我和同行的詩人卞文元老師索性就選擇一處小山坡駐足,他說這么美麗的風景不用心去品味也枉此之行!對面的山坡是層層疊疊的梯田,被老鄉開墾來種植花生、豌豆,或者種些藥材。放眼眺望,漫山遍野的綠妝點了大青山,妝點了整個春天!

        喔,是我嗎?我縱情的喊上一嗓子,聆聽幽谷震顫的回音。

        我就呆呆的獨享春風拂過臉頰,讓干凈的陽光盡情地普照。你瞧,那邊有兩位花季少女正舞動粉色的紗巾旋轉起來,越來越快,就像綠林里的一抹霓裳,時鐘停滯,歡樂的笑聲徜徉在幽山之中。

        這美麗的青色屬于這里勤勞樸實的人民。在山凹里有幾戶人家,四面環山,呈現一枚聚寶盆樣子,難怪他們世代不離大山寸步,雖然外面的世界已變得花花綠綠,高樓林立,車水馬龍,絲毫動搖不了他們的定力。他們說要和辛銳烈士作伴,她就不會孤獨、寂寞。

        假如沒有那樣一場戰爭,她應該是一位耄耋老人,兒孫繞膝,安享夕陽幸福時光呢!在回來的路上,在一處谷底,山的北側有清明節前來祭奠英雄擺放的花圈,水果,香燭,紙錢,山上是不允許有火種的,但是一樣都不缺少。老鄉說,烈士埋葬的翌年,她的墳塋竟然長出一株板栗樹,現在的樹已經雙臂合攏才能攬入懷里,葳蕤的枝葉,凸顯著她與大山同在。她的英靈化作了樹,化作了那一只化小精靈——黑蝴蝶,化作山,化作了青山的魂。

        是啊,這大青山不都是她的化身嗎?我大徹大悟,我知道這兒的槐花為什么遲遲不肯開放,雖然他處的花早已吐蕊綻放,就連這兒的春天都顯得遲鈍。我知道,所有的記憶只為一場血雨腥風的哀傷。我無法體會當年侵略者如何的殘暴,竟讓一位弱女子慷慨激昂,義憤填膺,把熱血拋灑在這片土地。

        對不起啊,我為剛才的莽撞打擾了你的安眠而懊惱!我知道你是耐得住寂寞的,因為我分不清哪是你哪是山。我滿懷敬仰之情掘一?y黃土,折一支含苞待放的槐花,長跪不起。

        幽幽青山,記住血債總要血來償。你就安心的長眠大山深處,庇佑你的子孫吧!

        大青山,我們來過。